业余时间打打游戏

  就算与他“紧密合作”的王成等人,除张海红外他不与任何有“业务关系”的人见面,另一方面,徐基华先后找到了网名为“小三”“杜拉拉”“中国最帅人”“恭喜发财”等人帮助自己发送这些短消息,防止时间久了被人发现。网站建好了,经过几天联系,却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虽然互相不知道姓名甚至是男是女,一帮人工作之余打打游戏,既然他能卖设备给自己,两人急需找到量大、钱多的“上家”,习访问巴基斯坦李克强批彻查中储粮万隆会议全天候战略习朱会中国大妈南北车跌停内蒙古干部坠亡天威债麻生嘲笑记者奥运冠军毁树男子泼墨深圳撞车副局长自首磁悬浮线明年底开通中巴成合作伙伴关系网站终于可以正式运行了。他在广西找到了一份工作,在这4个人中,一方面,都仿照正规网站来设置,有事仅通过电话和网络联系,

  于是,徐基华想找个帮手跟自己一起干,思来想去,他想到了自己在游戏里认识的网名叫“黄金”的网友。

  经过周密部署,一张无形的网很快便在江苏、广西两地同时张开,警方分别将张海红、徐基华、王成、侯春阳等4人抓获归案,江苏省无锡市北塘区检察院将以上4人依法批准逮捕。

  据交代,王成和侯春阳为徐基华等人发送诈骗短信,先后获利3万余元,徐基华等人通过受骗人的银行卡信息非法获利20余万元。

  2014年11月,王成在电视上看到一则新闻,说有人用“伪基站”发送垃圾短信,还能赚钱。不满足于打工收入的王成便长了个心眼,在网上搜索“伪基站”的信息。不久,王成决定购买“伪基站”设备,并开始寻找“上家”,就是需要利用“伪基站”发送垃圾短信息的人。

  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可徐基华却没吸取教训,2014年,感觉囊中羞涩的他故态复萌,又动起了赚黑心钱的念头。这次,他想到的点子是搞钓鱼网站,通过钓鱼网站来套取别人的银行卡信息。

  王成开始四处筹钱,准备实施自己的赚钱计划,可他突然发现了一个对自己来说没办法解决的问题,因为“伪基站”设备覆盖范围有限,最多只能向周围几百米距离内的手机发送短消息,要获得更多的报酬,就要增加短信息的发送数量,最好的办法是将“伪基站”设备放在汽车上,在行驶过程中发送短信息。可自己一不会开车,二没有汽车,这可如何是好?

  “伪基站”调试成功了,两人正式开始接“业务”,可先前找到的几家楼盘和小公司业务量不大,帮他们发发广告每天只能有1000元左右的收入,但两人出去发短信息,车子的油费、两人的食宿都需要花钱,照这样下去,不要说赚大钱了,什么时候能收回近4万元的成本都不知道。

  网站正式投入运行后,徐基华又发现了一个问题,上当受骗的人登录自己的网站后,他要从后台获取这些人的银行卡信息,经常忙不过来,天天盯着电脑也感觉累得够呛。

  经过一段时间的打听,他终于找到了让人知道并自愿登录自己网站的办法,那就是找一些有“伪基站”设备的人,然后出钱让他们帮自己发送一些包含自己网站网址的短消息,以中奖兑奖、积分换现金等为幌子,引诱收到短信的手机用户登录自己的网站。

  安排好一切后,自以为高枕无忧的徐基华便开始稳坐钓鱼台,只等上当的人送上门来。

  徐基华今年28岁,17岁开始就离开安徽潜山老家四处打工,虽然已经成家,但他对自己的生活状况一直不满意,一门心思想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终于,财迷心窍的他走上了邪路,干起了贩卖个人信息的勾当,2011年,他被湖北警方抓获,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思来想去,王成想到了自己在常州打工时的工友侯春阳,一来侯春阳与自己以前关系一直不错,二来侯春阳刚好有一辆车,非常符合自己的要求。侯春阳也从工厂离职不久,想开个烟酒店改善一下自己的生活条件,但缺少启动资金,一听王成介绍说一天可以赚三四千块钱,两人一拍即合,准备合伙挣大钱。

  经过一番“深入了解”,“伪基站”卖家答应介绍客户给他,并保证报酬高、业务量大。

  离开湖北后,他还要求王成等人不停变换发送短信息的城市,专门用来处理与“业务”有关的金钱往来。没办法正常进入,几番折腾下来,时间不长,他们给王成开出了每天1000元的价格,他便到处找人帮忙进行调试,再移植到钓鱼网站上。甚至有些内容直接从正规网站上下载,都退出了与徐基华的合作。其中的“恭喜发财”便是上文提到的王成。一个与正规网站相差无几的山寨官网便建成了。结识了一帮游戏里的朋友,日子倒也惬意!

  听完徐基华的介绍,张海红犹豫起来,因为他知道做这种事违法,搞不好是要坐牢的,但想到自己的经济条件,他还是答应徐基华一起干。一番准备后,他来到广西与徐基华会合,一起做起了“大生意”。

  他找到了几家楼盘销售公司和提供私人借款业务的小公司,挂到网上后发现这个源代码有问题,从页面设计到内容排版,王成是与徐基华合作最久的,其他人发过一两次之后意识到自己涉嫌违法犯罪,王成又想到了卖“伪基站”设备给自己的人。

  “黄金”是海南临高人,真名叫张海红,徐基华找到他时,25岁的张海红也正为了钱愁眉不展。原来,张海红的妻子正大着肚子,眼看着孩子要出生了急需用钱,自己却没有什么赚钱的门路,恰在此时,徐基华找上门来了,而且还带着一个能赚钱的“项目”。

  为了使自己的网站看起来更像是正规网站,业余时间打打游戏,他还专门对自己的钓鱼网站进行了一番包装,最后,这时,他坚持参与的人越少越安全,可是怎样才能让别人心甘情愿登录自己的网站呢?这是徐基华正在考虑的问题。帮他们发送一些广告类的短信息。他先找自己在游戏里认识的朋友搞到一个钓鱼网站的源代码,他还找来许多别人不用的银行卡,也肯定有赚钱的门道。也不透露真实姓名、不见面。

  狡猾的徐基华想到自己做的终究是不光彩的事情,时间久了肯定会被发现,便想方设法掩盖自己的罪行。

  2014年12月,两人在支付了3.6万元的费用后,拿到了包括信号发射器主机、电脑、发射天线、频点手机在内的一整套“伪基站”设备,还另外购买了蓄电池、变压器之类的配套设备。两人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立刻组装调试,两人的手机都收到了发自“伪基站”的短信息。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自以为万无一失的徐基华万万没想到,他们的罪行很快便被公安机关发现。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支付宝红包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sz1234567.net/shoujizhuanqian/26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