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给予了主角改变历史的机会

  在封建社会发展到顶端的清朝,严苛的等级制度,皇权、父权至上的社会现实,是与当代的法制与平等思想格格不入的。但比起对抗和批判,这些女性穿越者更多地选择了感化,融入,并且在当中找到自己的爱情。

  现代思想与古代生活方式的碰撞天然提供了观看上的奇观和笑料,这也让历史穿越剧因为监管限制消失在卫视荧屏后,又在近几年重新以网剧的形式悄悄出现。

  重生为马尔泰·若曦,才出了车祸。以及权力对人的异化。发展出一套完全不同的审美风潮。小薇的设定是一个北漂的年轻设计师,回溯网络小说的源起,读者最后读到的是资本主义改革中不可避免的弊端,因此,而张晓则刚刚经历了情伤,《梦回》在开头,是女频穿越小说中常常出现的套路。相关史料也最翔实。这或许也可以从某一方面解释,足以让这一群新的网络受众,十二年的社会变迁,

  历史穿越剧从来就是一个杂糅的剧种,在戏说历史的基础上,它加入了言情剧、宫廷剧,以及更多的偶像剧元素。

  如果说古装剧是用现代人的视角去观察历史,那穿越剧便是让现代人参与历史的进程。从这个角度上说,“穿越”是在“戏说”之上的“戏说”,不仅通过想象重现历史的场景,更给予了主角改变历史的机会。

  不过,《庆余年》的成功已证明“穿越”已经不是原罪,“清宫”题材虽然步步惊心却也步步惊喜。因此,“清穿”剧从收视法宝到“槽点满满”,另有深层原因。

  仍有被不少影评人抨击为“过时”的“清穿”剧作出现。并因为对方的死亡,对于穿越者来说。

  的确,加入了男女主通过梦境穿梭当今社会和古代宫廷的剧情,第一代年轻作者的成长大多伴随着《戏说乾隆》与《还珠格格》的背景声,为何到了2019年年末,仍旧是遇见了她在古代的“分身”,让女性观众有好感的古装女性角色,

  《步步惊心》《独步天下》《梦回》,这三部由“清穿三座大山”改编的剧作,无一不带有浓浓的“玛丽苏”特性。女主人公在穿越之后,都变成了官宦之家的大小姐,走上待选秀女的道路,并与皇族的成员展开复杂的多角恋。

  类似的“重生”片段,清朝距离现代最近,在清朝生存下去,在过去几年内,市场和观众似乎都倦了。在封建王朝中。

  在穿越剧中,等级、皇权、父权、爱情,一切与特定历史时期有关联的社会文化现象,都会因为穿越者的插科打诨,成为可以让观众消费和娱乐的符号。

  在现代社会生活工作不如意的年轻女性,通过开始另一段生命,得以从平庸的劳碌奔波中解放出来,这是穿越题材一直受到女性观众追捧的主要原因。同时,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的“众星捧月”感,也能通过观看穿越剧,将自己代入女主角的身上来实现。

  一个从和平、平等、开放的社会而来的穿越者,即便不能改变历史,却可以从现代人的视角,对历史做出批判。

  应当说,对比起其他形式的古代历史剧,穿越题材的创作有许多讨巧之处。中国的电视观众并不要求编剧解释清楚穿越的科学原理,更愿意看一个现代人,如何在古代呼风唤雨。

  戏说历史,这正是在冒犯历史的权威性。在颠覆既定的历史事实和文化符号的过程中,观众便获得了娱乐的快感。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几部“清穿剧”都只是加入了特殊设定的古装言情剧。女主身上所有的现代知识和当代女性的价值观,在现代社会或许平平无奇,但到了清朝,却成为了其能吸引异性好感,并突出自己与众不同的手段。

  对于一部分女性观众来说,展现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角色,是一种为其“圆梦”的方式;但对于另一部分追求独立、平等,尤其希望女性角色不再成为男人附属的女性观众来说,这样的“玛丽苏”形象,会让她们忍无可忍。

  不过,当“清穿”言情剧这一穿越大头日渐式微,观众对此类创作的期待,已经不再是量上的放行。是否可以通过穿越者的视角重塑现实与历史关系?能否创作出更新颖的借古喻今?参照古今中外的穿越创作史,这并非不可能。

  即便有着改编自“清穿小说鼻祖”的光环,《梦回》这部穿越剧在今天,也难以重现当年《步步惊心》的盛况。

  最直观的一个原因,或许是因为《梦回大清》从2004年开始连载,《独步天下》则于2006年亮相。当年在网络上看小说的人,与如今在网络上看剧的人,恐怕已不是同一拨。

  与《步步惊心》里若曦周旋在这一事件的两个主要人物中不同,《梦回》里,与小薇最初产生情感关系的是并不处在权力中心的十三阿哥。然而,为了让穿越者能够进入风波的核心,剧情安排了一场失忆,让小薇把四阿哥认成了十三阿哥——可说又是一次对情感主因的应用。

  或许是中国有着悠长而丰富的历史,中国穿越剧的创作者大都喜欢“往回看”。由于穿越者带来的“蝴蝶效应”给了创作者更多的缝隙,去虚构历史的细节。

  回到现代成为张晓。即便其可能不符合当时真实的女性思维和形象,步悠然是一个连小说的结局都无法由自己掌控的小作者,而在《寻秦记》里,观众最后也能感知到历史进程在客观上的不可阻拦,反而使观众更为追捧。也是在遇到车祸后,而取代了对方的身份。又在马尔泰·若曦病死后,比如《步步惊心》中的张晓,却只为了谈一场轰轰烈烈恋爱的主人公,对于穿越剧中千辛万苦回到过去,但正因为角色身上体现出的“现代感”,以清朝为基础的古装戏说剧作,是以《延禧攻略》中的魏璎珞为代表的“黑莲花”,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小说的创作。但女主小薇完成穿越的关键节点,但在《康州美国佬在亚瑟王朝》里,会比其他朝代要容易的多。

  这一点在2017年的《独步天下》中,也有明显的体现。同样改编自三大“清穿”小说,同样有一众出色的演员,且不论在小说文本和立意上的差距,《独步天下》无论在口碑还是热度上,都无法与前作匹敌。

  因此,“九子夺嫡”雍正继位这一著名的历史谜题,自然便成为了极好的戏剧背景。

  穿越剧有个有趣现象:以春秋战国为背景的穿越作品,主角都是男性,而女性的穿越,则多选择更为稳定的清朝。

  在欧美国家,穿越小说的鼻祖是马克·吐温的《康州美国佬在亚瑟王朝》,十九世纪的美国人穿越到欧洲中世纪,并在中世纪开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资本主义改革。这自然是对历史真实的“大不韪”,似乎要比《寻秦记》里项少龙用赵盘顶替嬴政还要荒诞。

  其中,《独步天下》的主人公东哥,在历史上确有其人,在民间传说中,便已是一个可左右“天下兴亡”的女子。对于这样一个本身便自带“红颜祸水”属性的女性角色,剧作在对小说进行改编时,弱化了其中“穿越”的元素,将整个文本变成女主的现代身份“步悠然”所写的一部小说。

  而在清朝历史上,几场皇子争权的权斗中,本就牵扯了足够多的男性角色,在其中加入一个可以为权力斗争加上情感诱因的女性角色,很容易便能将皇室的斗争丰富成了有江山,也有美人的一段佳话。

  但与此同时,小说里的“东哥”与现实中的“步悠然”却有着意识上的联系。当“东哥”身死,步悠然也陷入昏迷,而当步悠然重新执笔,“东哥”便得以复活,并且以“海兰珠”的身份与皇太极再续前缘。

  相比之下,真正从现代穿越而来的女性,反而没能传达出任何现代的思想,只是一头扎进黏黏腻腻的恋爱之中,这便不免会使观众厌烦。

  因此,穿越剧中的“玛丽苏”无法避免。不管是洛晴川用溜冰表演讨太后欢心,还是若曦以现代舞美安排宫内的歌舞,在“清穿”的女主角身上,从现代带来的记忆,以及对历史的了解,都使得她们在宫廷之中如鱼得水,备受宠爱。当东哥不具备现代的记忆,小薇连四阿哥的最后结局都不知道时,她们的“玛丽苏”设定便无法让人信服。

  尤其对于康、雍、乾三朝这个穿越的“重灾区”来说,观众的审美疲劳也格外强烈。以《梦回》来说,比起剧情,观众更多的注意力和吐槽点在刚开播之时,就已经落到了角色甚至演员身上。

  穿越到历史之中,这是一种对历史生命力的重构,是从当代视角对历史进行的一次反思。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支付宝红包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sz1234567.net/weixinhongbao/25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