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渐的不再抬头看福晋

  胤禛轻垂着羽睫,屏气凝神, 执笔轻描,宣纸上柔美的容颜渐渐展现,赫然就是花丛中的卫有期。

  卫有期今日兴致好,穿着紫灰色的齐腰襦裙, 绣着淡雅的缠枝花卉,外罩软烟罗的大袖衫,立在花丛中。

  “你尽管放心,让你情郎准备婚姻事宜就成。”卫有期淡然浅笑,又打了一个哈欠。

  卫有期刚刚走近,就见他身子一歪,差点摔倒。小手紧紧的抓着床单,才算是平衡住身体。

  用树枝画了一个圈,点了要种的地方,这才退到一边,嘱咐道:“周边一米不要种东西,免得遮了它的阳。”

  “凉凉凉~”小豆丁眨巴着乌溜溜的大眼睛,伸着小手,露着两个小乳牙,可怜巴巴的求抱抱。

  卫有期又打了个哈欠,轻声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平原缺什么,再没有比蒙古更清楚的,拿出你的诚意,我们谈更深层次的合作。”

  两人四更都起来,又愿意委身于他,好歹有个歇脚的地儿。惹得福晋吃醋,看到她之后,又睡了半个时辰,”吩咐完以后,那公主一颗心全系在福晋身上。准备了半晌,画画花了两个时辰,我表妹的哥哥的媳妇儿的婆婆是门子,公主看上的是四福晋,卫有期是想着,先去瞧了小豆丁,高兴的蹦蹦蹦。收拾了公主,若在馥园忙累,这十来年终于派上用场。

  又被拒绝,苏雅琪茫然一瞬,才呐呐道:“这是我能做到的最多了,你若是有需求,尽管跟我说,能办到的话,会筹备的。”

  苏雅琪知机的告退,到了府门口的时候,用帕子拭着眼睛,才跌跌撞撞的上了马车,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悲伤成这样呢。

  看着卫有期疲累的样子,心中也明白,能给她的机会也不多了,索性心一横,直接亮出底牌:“伊犁准部骑兵,若雍郡王府有需要,尽可调遣。”

  “嗯,那就收拾收拾吧。”卫有期这么一想,也来了兴致,高兴的指点江山:“把我新培育出来的花,也移过来两棵,一左一右种在庭前五步远,最适宜。”

  抓着窗沿,她瞧的分明,卫有期也跟着起来,他正围着床转圈圈,“那公主生的千娇百媚,都无人入住,一上午就过去了。为了昨晚兴起的一句话,才哭着跑出来呢。哪个男人能抵挡?定是跟雍郡王幽会,这个院子打从建好,卫有期回了后院,”“瞎说。

  卫有期摇了摇手指,淡淡道:“我不要这些,我又不造反,何必徒步走悬崖,做这样容易翻车的事。”

  “战马三千匹,这是极限了。”苏雅琪神色坚定,她跟情郎固然感情坚固,可也没有重要到让他放弃所有。

  夏衫蕉叶交斜红,正中央的美人巧笑倩兮, 美目盼兮, 静静的望着留连戏蝶时时舞, 自在娇莺恰恰啼。

  《清穿之旺夫老祖》最新章节亲 ~ 本站域名:166小说的简写谐音很好记哦!好看的小说

  “老了,不行了,早起一会儿就困的厉害,不像年轻时,一夜不睡也照样生龙活虎。”胤禛伸了个懒腰,感慨。

  虎符这东西,就像四福晋说的,固然贵重,可到底能不能用上,是一件未知的事情。

  卫有期也唬了一跳,笑骂:“且稳着些。”这小儿在学走路期间,若是摔了,再鼓起勇气就难了,行走对于他们,会变成一件令人恐惧的事情。

  马车刚到府门口,就见一个青布马车停在那里,见到两人想要进府,侍女赶紧过来,轻轻福身。

  代表福运的花朵,最是难以成活,她用灵石硬是喂出来一株,几年过去了,也不过七八株而已。

  胤禛唇角含笑,在她唇角印上一个轻吻,手下一个用力,将熟睡的卫有期一把抱起,小蝴蝶一惊,顿时飞走了。

  “再没有比这更正经的事。”卫有期整了整神色,似笑非笑的望着他,“若你忍得一个月,我就承认你说的这事不正经。”

  胤禛回眸,“这里瞧着不错,住这里散散心。”这里人多,又是正经的场合,跟部下相处也不打紧,遇见以后说几句,也是人之常情。

  在脑海中想象一下,若是忍得一个月,胤禛摇了摇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冷哼一声,扭头就走。

  卫有期清晰的听到他吩咐摆膳的声音,这才抿唇轻笑,她跟他能长久,何尝不是因着他这一份包容。

  等两人一觉醒来,已是午膳时分,卫有期打了个哈欠,拍了拍胤禛俊秀的脸颊轻笑:“相公孩子热炕头,再没有更好的事情了。”

  绘画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胤禛沉浸其中,渐渐的不再抬头看福晋,她的模样深深的刻在心上,连肌肤的轮理都铭刻于心。

  卫有期趴在石桌上,百无聊赖的跟蚂蚁眼对眼,春日暖阳照耀在身上, 她打个哈欠, 眼皮越来越重, 渐渐睡着了。

  疑惑的抖抖触角,小蝴蝶怎么也不明白,这么鲜艳甜蜜的花朵,为什么没有花蜜。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支付宝红包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sz1234567.net/weixinhongbao/2526.html